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截止4月13日晚,以色列卫生部证实,当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41例,累计11586例,新增死亡病例13例,累计116例。15日是今年逾越节的最后一天,为了避免人们聚会庆祝导致疫情扩散,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从14日下午5点到16日早上5点,全国范围内再次封锁,禁止城际间旅行。15日晚上,在逾越节结束后,为防止人们抢购面包,禁止面包店开门,16日早上在警察监控下,在保证人们有2米社交距离后,面包店才能开门。为何单独提到面包店?因为犹太人逾越节要吃无酵饼,节日期间店里是没有面包卖的。
然而,就在这种严峻的疫情之下,以色列的新政府再次难产。从去年4月开始,以色列一年内已经举行了3次大选,前两次谁也无法成功组阁。之前蓝白党领导人甘茨坚决不愿意和涉嫌贪腐的内塔尼亚胡合作,这回在疫情之下,甘茨打算牺牲自己的个人形象和利库德集团组建联合政府,没想到最后关头又出了状况。
(图1 以色列警察在耶路撒冷老城执行宵禁任务)
 
利益冲突  分歧难解
上回说到疫情之下,授命组阁的蓝白党领导人甘茨不惜冒着党内分裂的风险,做出妥协,愿意与内塔尼亚胡组建联合政府。随着蓝白党的分裂,甘茨带着他自己原来的以色列韧性党15名议员打算加入右翼集团,眼看着两党合作大局已定。然而,上周双方谈判破裂。分歧的焦点在于法官遴选委员会的组成以及如果高等法院裁定受起诉的议员不能组建政府之后怎么办。蓝白党方面指责利库德集团在全面协议达成之后,又突然提出司法任命的要求,即想拥有法官任命的否决权,破坏了法官遴选委员会的正当程序,而利库德集团则反驳说是甘茨在最后一分钟反悔了。当地媒体猜测,民意调查显示如果举行第4次大选,利库德集团将取得胜利,因此可能是内塔尼亚胡破坏了与甘茨的谈判。
由于疫情的蔓延,原定于3月17日举行的内塔尼亚胡涉嫌贪腐案开庭时间推迟到5月24日。蓝白党一直威胁说要引进总理任期制,禁止受起诉的议员担任总理。这两种方案无论哪一个一旦通过都会结束内塔尼亚胡的政治生涯,因此内塔尼亚胡千方百计反对。
11日晚,甘茨向总统里夫林提出把组阁期限延长14天的请求,称即将与利库德集团达成协议,但是还需要时间。12日,里夫林拒绝了这一请求。一方面是因为疫情当前,不可能给甘茨那么多时间组阁;另一方面,他询问了内塔尼亚胡,后者并没有确认与蓝白党即将达成协议。尽管右翼集团请求说如果甘茨组阁不成功,总统可以把组阁权授予内塔尼亚胡,但是里夫林表示,如果甘茨组阁失败,他将把组阁权直接授予议会,由议会在21天内推举一名议员组阁。里夫林此举不是为了举行第4次大选,而是为了向甘茨和内塔尼亚胡施加压力。
果然,在谈判破裂5天后,甘茨和内塔尼亚胡的团队12日重新开启了谈判。13日晚,双方一直谈判到夜里12点,甘茨组阁期限已到,但是仍然未能达成协议。随后,两人共同向里夫林提出延长组阁期限的申请,里夫林同意延长到15日深夜12点。全国人民也陪着熬到后半夜,没想到结局是未完待续,好在逾越节还没过完,第二天不用上班。
(图2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左)和蓝白党领导人甘茨在纪念前总统佩雷斯的活动上握手)
 
半斤八两 寸步不让
对于甘茨来说,现在的情况比较不利。因为3月,由于在组建团结政府、推举议会议长人选等问题上存在分歧,在甘茨决定成为议长候选人后,蓝白党内部发生分裂,前财政部长拉皮徳领导的“拥有未来”党派系和前国防部长亚阿隆领导的“国家民族运动”党派系脱离蓝白党,拒绝加入任何由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政府。而甘茨领导的“以色列韧性”党仅仅拥有15个议席,本来打算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拥有58个议席的右翼阵营组建中右翼联合政府,但是只要没有签署协议就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13日当晚,内塔尼亚胡和甘茨分别发表电视讲话,呼吁组建紧急联合政府,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甘茨在讲话中表示,以色列需要一个团结政府,在疫情爆发的紧急情况下,他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是加入总理的联合政府共同应对危机,要么是举行第4次大选。他冒着失去个人政治前途的风险选择了加入内塔尼亚胡的政府,(风险指的就是上个月为此蓝白党发生了分裂),但是甘茨指出,危机当前,以色列的利益是他最优先考虑的选项。他说,利库德集团和蓝白党都同意需要互相做出让步,但是他不会同意利库德集团提出的任何会伤害法律或者以色列民主的要求。甘茨之前的合作伙伴拉皮德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内塔尼亚胡一直寻求通过赦免法,他不相信甘茨会同意。另一个之前的合作伙伴亚阿隆也表示,疫情当前,甘茨想组建联合政府的愿望是好的,但是却被正在力求逃避法律制裁的内塔尼亚胡欺骗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那么,甘茨会被涮吗?现在他手里还有牌吗?虽然蓝白党分裂了,但是他成为了议长。下周,从蓝白党分裂出去的“拥有未来”党和“国家民族运动”党的议员将提交议案阻止涉嫌腐败的内塔尼亚胡组建政府,议案是否提交议会投票,将取决于作为议长的甘茨。但是即使议会投票,能不能获得多数支持呢?也未可知。
而对于内塔尼亚胡来说,除了有右翼集团的58名议员支持,桥党议员也从左翼投奔过来,使他拥有59个议席,离获得议会多数的61个议席还差2个议席。假如他能获得61个议席的支持,那么不需要甘茨也能组建政府。
但是内塔尼亚胡也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贪腐指控,这好比是悬在他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甘茨的竞选口号就是改变,建立廉洁政府,支持他的选民也是因为不想再让内塔尼亚胡继续当总理,毕竟内塔尼亚胡前前后后已经当了10几年总理,是以色列历史上累计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即使他在内政外交上表现出色,但是涉嫌贪腐,很多选民对他厌倦了,希望换人。
(图3  耶路撒冷街头的人们戴上了口罩)
 
谁会妥协 何去何从
在竞选议长时,甘茨就做好了蓝白党分裂,他被骂的准备,但是疫情之下做出妥协也可以理解。不过,把内塔尼亚胡拉下台是他的目标,引入总理任期制,要求受起诉的议员不能担任总理,这可以说是他的底线,很难再让步。而对内塔尼亚胡来说,如果不能保住总理职位,就有可能面临判刑。右翼集团也向他施加压力,要求他不能放弃对法官遴选委员会的控制权。前蓝白党的两名议员表示,如果内塔尼亚胡和甘茨组建联合政府,那么他们将帮助内塔尼亚胡应对法律问题。
正如甘茨在电视讲话中对内塔尼亚胡所说,要么组建紧急民族政府,要么在疫情之中再来一场选举,历史将会对我们做出审判,如果我们逃避问题,历史将不会原谅我们。
目前,受疫情影响,以色列的失业率已经高达25%,如果这时候再劳民伤财地举行第4次大选,其后果内塔尼亚胡和甘茨都将难以承受。虽然以色列推行了管控措施,要求人们平时不得离开家100米,但是抗议示威除外。只要示威者能保证不超过10人,且每人之间保持2米距离即可。
那么,内塔尼亚胡是愿意与甘茨联合组建中右翼政府,还是甩开甘茨,转而寻求61名议员的支持建立右翼政府呢?毕竟他现在只差2席就够61席了。而一旦他寻求61名议员支持未果,那么以色列必将迎来第4次大选。假如举行第4次大选,已经分裂的蓝白党显然无力再向内塔尼亚胡发起挑战,但是他能冒这个风险吗?
以色列政局多变,政坛不倒翁还有什么招数,我们继续吃瓜。
 
话题:



0

推荐

热风

热风

15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耶路撒冷首席记者,2009至2013年曾任驻巴基斯坦首席记者。 虽然两次驻站都是在战乱地区,但是却各有特色:巴基斯坦号称巴铁,名不虚传,没去过的人不知道巴基斯坦人对中国人有多么友好;而以色列又是一个独特的国家,虽然国土小,但却是个创新创业的国度,巴勒斯坦虽然是个国家,但实际上仍然受以色列控制。 热爱生活,热爱和平,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希望我的文字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巴以地区。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