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当地时间15日是以色列蓝白党领导人、现任议长甘茨组阁的最后期限,但是直到午夜12点,他和利库德集团领导人、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的谈判未能达成最终协议,而且这次双方都没有向总统里夫林提出延长组阁期限。甘茨组阁失败,以色列的新政府再次难产。目前以色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过12500例,在疫情之下,双方分歧依然难解,以色列有可能面临第4次大选。
讨价还价 矛盾尖锐
13日晚,甘茨与内塔尼亚胡的谈判未能达成协议之后,总统里夫林批准了再给他们48小时继续谈判的请求。随后两天,双方宣布谈判取得重要进展,15日晚,双方团队继续谈判。由于利库德集团为保护内塔尼亚胡提出立法要求,双方在法官任命委员会的控制权等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使得谈判破裂。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内塔尼亚胡涉嫌贪腐案从3月17日延期到5月24日开庭。利库德集团提出要拥有对法官任命委员会的控制权,试图以此控制最高法院,从而保证涉嫌贪腐的内塔尼亚胡有资格组建政府。但甘茨拒绝在这一问题上让步,并希望以此牵制内塔尼亚胡。
在最后两天的谈判中,甘茨对利库德集团做出了一定妥协,承诺说如果高等法院裁决涉嫌贪腐的内塔尼亚胡不能组建政府,那么他作为议长将宣布议会解散,这就意味着将举行新一轮大选。此举惹来他之前的政治盟友的愤怒。前财政部长拉皮德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难以相信蓝白党会给予内塔尼亚胡赦免法,即使是右翼也不能给予内塔尼亚胡他想要的赦免法。甘茨则回应说,没有人能对我在政治上指手划脚,没有人能让我放弃最深的信仰,那就是以色列利益优先。
尽管甘茨做出了让步,但是15日晚,内塔尼亚胡又提出新的担忧,如果他和甘茨轮流执政,那么一年半之后,当甘茨担任总理时,他将担任副总理,其职位相当于部长,而部长在受到起诉时必须解职,那时他能怎么办。为此,利库德集团要求修订基本法,防止出现这种结果。而蓝白党则坚持不能把联合政府协议变成为内塔尼亚胡提供赦免的协议。
利库德集团还提出,双方轮换后,外交部长的职位仍要由利库德集团成员担任,而蓝白党则提出需要更多的部长职位作为交换。
此外,双方分歧的另一个焦点是:蓝白党提出要有立法机制来保证在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一年半之后,甘茨能够顺利就任总理。基于以上几点分歧,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内塔尼亚胡机会仍存
11日晚,甘茨向里夫林总统提出延长组阁期限14天的请求,12日里夫林拒绝了这一请求。利库德集团请求里夫林,如果甘茨组阁失败,就把组阁权授予内塔尼亚胡。但是里夫林表示,如果双方未能达成协议,并且两人议员推荐人数没有发生变化,组阁权将交给以色列议会,在21天内获得议会多数推荐的议员将获得组阁权。依照法律,若这名议员在14天内组阁失败,以色列将举行新一轮大选。
根据目前情况,虽然里夫林没有将组阁权直接授予内塔尼亚胡,但是如果内塔尼亚胡能获得至少61名议员的推荐,那么就能获得组阁权。他已经获得了右翼集团总共58名议员支持,此外,曾经属于左翼集团的桥党领导人也表示支持内塔尼亚胡。所以他只需要再找到另外2名议员的支持即可组阁。最近几天,利库德集团已经在和一些左翼集团的议员联系,力争说服他们加入右翼集团。如果内塔尼亚胡不能组阁,在议会中也很难找到其他人选,第4次大选将不可避免。
不过,下周,从蓝白党分裂出去的“拥有未来”党和“国家民族运动”党的议员将提交议案阻止涉嫌贪腐的内塔尼亚胡组建政府,议案是否提交议会投票,将取决于作为议长的甘茨。可以想见,右翼集团一定会全力阻止投票通过。以色列新政府如何产生,仍然有很大变数。
 
话题:



0

推荐

热风

热风

15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耶路撒冷首席记者,2009至2013年曾任驻巴基斯坦首席记者。 虽然两次驻站都是在战乱地区,但是却各有特色:巴基斯坦号称巴铁,名不虚传,没去过的人不知道巴基斯坦人对中国人有多么友好;而以色列又是一个独特的国家,虽然国土小,但却是个创新创业的国度,巴勒斯坦虽然是个国家,但实际上仍然受以色列控制。 热爱生活,热爱和平,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希望我的文字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巴以地区。

文章